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8-03

2002-01

  硬件业的重大革新

  不要对硬件产业的重大技术革新视而不见。正确的说法是软件和硬件的发展对于

IT产业而言永远一样重要。虽然产值的相对比例持续下降,但是硬件产业在材料、芯

片、板卡、显示、存储到整机产品等各个方面的创新,使得IT产业的发展活力远远胜

过以往

  64位技术多年来一直是RISC的特区。2001年英特尔联合惠普等发布的IA-64架构安

腾处理器打破了这一点。虽然到眼前为止还没有非常成熟的产品投放市场,但是中高

端服务器厂商早已经站好了队。

  据分析,获得更高性能处理器最有效的手段依旧是不断提高处理器的主频。而主

频的提高对处理器架构、工艺精度和材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02年上半年,市面

上将出现主频400Mhz到1Ghz的手持终端产品。处理器领域冒出来的一个新面孔

Transmeta推出多款采用0.13
微米工艺的高性能处理器Crusoe,主频已达到800MHz。

以完全不同的体系结构实现低成本、低能耗、且与X86兼容的Crusoe一下子震动了整个

业界,Transmeta也成为笔记本电脑处理器中的一支新生力量。英特尔从2002年开始全

面转向0.13
微米工艺,奔4主频有望突破3、4G。2001年11月,Intel开发成功开关速

度可达每秒1万亿次的“TeraHertz”晶体管。利用这种晶体管,2005年,其微处理器

的速度将达10GHz,2010年则可能高达20GHz。AMD公司不甘落后,12月对外宣布开发出

一种微型晶体管,其栅极长度只有15纳米,开关速度达每秒3.33万亿次。但是,基于

硅的晶体管芯片正在逐渐接近一些物理极限,无法做得更小,这是芯片制造商在10到

20年后将面临的一大难题。IBM在晶体管技术上的突破因此更加令人鼓舞,他们研制出

了世界上第一种纳米碳管晶体管,比当今基于硅的晶体管小500倍。利用这种新技术将

能够生产出比目前的硅芯片更小、更快、耗电量更低的电脑芯片。当然,英特尔公司

也没有闲着,他们已经用光刻技术研制出了0.03微米的晶体管,并预计在3-5年时间

里就能上市。 
  显示技术的巨大进步也许将使阅读方式、视频传播、信息沟通的形式发生翻天覆

地的变化。有机发光平面显示器(OLED)将取代液晶显示屏(LCD)。耗电量、反应速

度、成本等指标都比较好的这种未来的显示器甚至可以卷起来带着看。

  存储方面2001年业界关注的最多的是存储的技术标准和管理框架。IBM等倡导的开

放架构下的IP
Storage得到了市场广泛接受,据说现在全球大约有250家厂商已经在发

展基于iSCSI的产品。惠普在SAN、NAS和iSCSI之间搭建桥梁的一体化解决方案FSAM(

联合存储区域管理)也颇受欢迎。但是不要忽视存储能力本身的提高。IBM最近推出的

AFC技术可以使硬盘的存储密度提高3倍,到2003年,这种新技术将使每平方英寸的硬

盘面积能够存储多达100GB的数据量。

  都说PC老之将死,实际上PC这个老不死的又迎来了神奇生命的第二春。从内到外

脱胎换骨,作为未来家庭数码中心和重要商业网络计算终端的PC正在质变。

  服务器领域内在速度、总线等方面的革新一样值得关注。为解决I/O接口成为数据

处理瓶颈这一问题,InfiniBand亮相并得到Intel、IBM、微软、Sun、惠普和Dell在内

的业界重量级厂商的大力支持。InfiniBand能够利用多路传输,让数据能更快地出入

处理器,微处理器和网络之间的数据传输速率可以提高至10Gbps,因此将取代现行的

基于PCI的I/O连接。2001年,功能服务器、刀片服务器初露峥嵘。Linux在服务器领域

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天下三分。IBM等国内外企业给予的应用开发等支持前所未有,

Linux在一些移动手持设备中的应用也已经势不可挡,但是2002年Linux在个人电脑消

费领域的表现还有待观察。

  有效供给带动有效需求

  只有合乎市场需要的创新者才能够低潮淘金并成为市场复苏最早的受益者。从根

本上讲,IT企业吃的就是技术这碗饭,所谓服务只不过是实现供给与需求充分对接的

又一个工具箱。创新乏力、技术苍白、行动迟缓的公司,最终必将被飞驰而过的产业

列车远远的甩在身后。2002年的市场机会,属于那些有能力折腾、有能力表现的企业

  市场供求关系随着技术创新、应用需求的变化而变化,价格只不过是体现这种供

求关系的调节杠杆。但是2002年,技术将使得价格发生一些比较重要的变化。性能价

格比对于用户来讲,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真实、有效。

  网络设备市场2001年的增长率在30%左右。受政府对企业信息化的推动以及电信

网络建设重点从骨干网转向各种城域网和接入网等因素影响,2002年仍将保持较高的

增长率。电信、金融、教育、政府等领域的需求依旧占主要比例。路由器领域国外品

牌垄断8成市场,但是国内品牌涨势明显,并有向高端冲击之势。交换机市场也是如此

。价格不断下调,性能不断提升,集线器逐步被取代,交换机在各行业中的应用将会

继续获得大幅度的增长,一般企业用户需求主要以10-100M速率的二层、三层交换机

为主。集数据、语音、视频等应用于一身的一体化交换机成为市场热点,交换路由或

者路由交换产品逐步为市场认可。性价比、可管理性、可靠性、VLAN、IEEE功能等是

用户主要考虑因素。

  笔记本产品的技术创新看上去平淡无奇,然而这恰恰会改变整个市场格局。未来

一年中,5400转与2MB缓存的新硬盘将会成为新一代笔记本硬盘的标准。大容量多芯电

池、降温节能、显卡等技术的发展又将使得品质不断提高。新一代TFT—低温多晶硅液

晶显示器开始在东芝、富士通等产品上应用。蓝牙功能或者IEEE技术使得笔记本的移

动能力进一步提高。Intel、AMD、TRANSMETA芯片0.13微米技术的提升、液晶显示器价

格的大幅度下降等原因,使得总体制造成本继续降低。笔记本的价格战理论上讲还有

较大空间,万元机将在很大程度上侵削7000元以上的台式机市场。2002年是中国笔记

本市场的普及年,在行业、企业以及普通消费者市场均存在放量增长的可能。

  便携平板机也是技术革新制造出来的一个“变态新怪物”。中低价位笔记本的“

肆意妄为”将使得中高价位的台式PC尝到比2001年多得多的苦头,而台式笔记本、

Tablet
PC等新款异型产品对笔记本市场的侵削也将使得后者实地渐小。当然,集成了

最新计算、操作系统、显示、存储、人机界面等技术的这些新玩意,使得笔记本开始

进一步回归到便携、移动的产品本质。国内笔记本厂商将一改2001年的观望态度,全

力投入其间。方正电脑等日前已经推出台式笔记本新品。2002年,跟在微软Tablet
PC

后面的,除了京东方等老面孔,还会有很多类似产品。
 
  2002年,CRT依旧是显示市场主流,但是这并不妨碍LCD继续狂飙突进。技术的成

熟程度、产品的生产规模和适用范围,LCD与CRT之间还存在一定差距。尽管价格一降

再降,液晶显示器与CRT纯平显示器相比,价格依然较高,这也成为液晶显示器走向普

通消费者的主要瓶颈。有消息称市场已经显示出供货紧张、价格趋升的迹象,但是相

信没有哪个生产厂商宁愿错失用户也不愿意提高产能。

  在大众消费市场,数码相机将上演新的降价传奇故事。从品质角度讲,分辨率将

达到8兆象素,数码相机的图片质量有望达到35毫米胶卷的图片质量。另外,采用最先

进的降噪电路来提高图片质量的CMOS相机也将问世。2001年,数码相机市场有五多,

一是进入市场的厂商多;二是新品多,主要厂商前后共推出了100多款新品;三是性能

提升多,与2000年相比,2001年推出的新品在多方面均有较大突破;四是价格下降非

常多;当然,价格下降多最主要原因也还在于第五多:技术成熟、提高的比较多。虽

然品质不是顶级,1000多元甚至200多元的一些产品,还是一下子拉近了数码相机和许

多普通消费者的距离。相信2002年400、500万像素的新机型会有5000元左右的惊喜价

。当然,家用与商用产品的市场将逐渐有所区分。这方面依旧是柯达、索尼、三星等

外商们的天下,国内厂商仍以贴牌、代理为主。

  数码家庭的实现还需要各路厂商的携手努力,4、5年后才能够见大的分晓,但是

2002年,五颜六色、花里胡哨、新意百出的小型数码产品倒是能够让中国的消费者提

前进入数码时代。MP3、便携存储、微型相机等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将会上演一场火爆十

足的“小鬼当家”。

  2002年,计算机、手机、照相机、音乐播放器、游戏控制台和电视机之间的界线

将变得越来越模糊。Handspring公司的Treo产品将集掌上电脑和手机功能为一体,免

去了同时携带两者的麻烦。惠普公司还将推出一款采用微软最新推出的Pocket
PC操作

系统的掌上电脑,它可以通过安装微型摄像头来获得即时照片。爱立信公司将推出一

系列照相机、听筒、MP3,以及具有电话或无线接入功能的新设备。

  移动存储产品在2000年被索尼等企业导入市场后,迅速在市场中显露锋芒。通过

USB接口与主机连接的这一类设备品种日益丰富,存储能力一般都是数百兆之上。有人

甚至因此惊呼磁盘软驱终于要被彻底淘汰了。这类产品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和简单易用

的操作,以及小巧时尚的外观获得了很多用户的青睐。直到年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

厂商开始介入到这一领域。

  产业升级过程中的学籍问题

  仅仅从需求不景气角度去理解市场涨落、指导企业变革远远不够。目前正在发生

的变化的主要实质,是技术驱动IT产业升级、结构调整和产品升级。主动创新与被动

求存,对于中国企业来讲意味着完全不同的后果。在主动创新过程中,又要处理好求

新与求实、技术与业务之间的关系。充分理解比较优势,带着谦虚和理性向IBM之类的

国外优秀企业学习

  回到本篇封面报道的开头,回到联想。2001年11月28日,联想在北京正式发布第

三代家用电脑的时候,亮出的理念也是“家庭数码港”。早些时候发布的开天系列商

用电脑则是号称“全三维品质”,首次将满足客户的“体验需求”作为终极目标。联

想负责消费IT业务群组的高级副总裁刘军的蓝图是,联合国内外IT、家电、电信厂商

,全面制定中国数码家庭的各项技术标准。舆论当时的分析是:网络时代的中国IT企

业,在数码家庭消费市场崛起之际将获得新一轮发展机遇,有望从跟跑转为领跑。

  但是仔细分析一下,瓜分未来的战局早已经开始,目前称之为中盘阶段都不为过

。数码家庭的技术标准其实已经初步掌握在别人手里。操作系统、应用平台、通信协

议以及相关软硬件产品犹如春潮四泛,软件开发商、芯片厂商、板卡企业、通信设备

制造商、通信运营商、内容提供商、家电企业等已经初步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副气势磅

礴的数字产业画卷。一个众声喧哗、雨后春笋般的数码时代正在到来,新产品、新技

术、新理念、新标准层出不穷,联想能够争取到的也许只是应用层的标准和产品级的

技术。

  这是联想的二分之一,也就是消费IT业务群组所面临的现实。未来的数码家庭当

中的各种设备,彼此之间通过预置能够通信、互操作技术模块实现充分连接。比如一

种方向是,微软.NET战略之下“Windows
XP+MSN”体系所初步确立的主要是前端、大

众消费市场的优势。只需要通过蓝牙、802.11a、802.11b实现无线连接,不需要电话

线之类的布线实现家庭网络,所有的应用只需要通过Windows XP
里面扩展的

Freestyle来管理,不需要其他特别的操控中心。对于中国企业来讲,产品还是产品,

PC还是PC。

  应对市场调整、实施企业转型,是包括联想在内的许多中国IT企业眼前共同的难

题。在求解这些难题的时候,我们看到企业家们面临的困惑也是共同的。第一,表面

上看,新的技术发展、市场机遇好像都有自己的份,但是具体做起来发现自己跑的没

有跨国公司走得快;第二,按照比较优势理论,中国企业的实力在于服务本地市场,

老老实实作好销售、制造等中下游产业,但是在境外IT巨头越来越多的直接面对本地

市场的趋势重压之下,又不能不考虑在技术方面有所作为,求得主动;第三,全球信

息产业产业结构和国际分工正处在历史性调整时刻,发达国家IT企业更加趋向于向技

术研发和IT服务等上游走,制造业逐步被甩了出来,此时此刻的两难在于,到底是向

别人学服务还是学销售、学制造。因为归根结底,IT服务的背后并不是简单针对客户

群划分产品线进行整合营销、做好售后服务那样简单。如果学服务,技术根基太浅,

最后落个十三不靠,如果不好好学服务还是守着老本行,最后可能会被彻底甩干甚至

出局,到时候连学籍也没有了。

  技术始终是IT产业发展背后的第一推动力。许多人只看到了IBM的服务,没有看到

服务背后的技术驱动。此前一段时间,业界曾经有人说技术驱动对于IT产业来讲已经

不重要了,但是我们说这种论调是大错特错,技术创新和服务创新永远是信息产业和

信息进程的第一推动力。IT产业要走出目前的困境,技术创新恰恰是最为根本的根本

,最为关键的关键。

  在以前报道中我们曾经写过这么一句话:“2002年,IT产业整体反弹何时出现以

及重大商机如何把握既取决于大环境,更取决于IT企业自己,转型、调整步伐何时到

位是其一,充分发挥技术创新这个第一推动力的作用是其二。”

  面对全球IT产业结构调整,中国IT企业如何应对,如何在IT产业价值链上尽快找

到自己的位置,这是一个迄今为止还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本篇报道以联想开头,目

的就在于对这一问题进行强调。

  我们相信,这个问题不仅关乎如何摆脱当前的市场不景气,更关乎中国IT企业今

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定位和发展,眼前炒来炒去的一些新概念并不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总而言之,技术创新正在“制造”IT产业的下一轮行情,而技术、产品、服务的

创新者—那些把握技术主动权的实力型企业,也正在从中受益。在他们的队伍里面,

中国企业的身影看上去太少。 (胡延平)

2009-08-02

  杨兴平:多普达通讯有限公司总裁

  2002年10月

  3C融合(Communications、Computer和Consumer
Electronics)喊了很长时间,在国内,还时不时地有厂商推出一些所谓的3C产品来凑凑热闹。但仔细一看这些产品,不是这个功能欠缺,就是那个功能不成熟。难以见到令人眼睛一亮的产品。

  虽然早先已经有摩托罗拉推出的6188让人们看到了3C模模糊糊的样子,但今年9月,多普达推出的DOPOD
686却让业内人士惊呼: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3C产品。

  在技术上,虽然多普达通讯有限公司总裁杨兴平博士认为还有些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这款产品中存在的双芯片(支持Computer功能的Intel芯片和支持通信功能的TI芯片)会使产品的耗能很大,但不久就会有合二为一的单芯片来解决这个问题。

  令杨兴平博士担心的已经不是技术问题,他说他正在全力以赴地配合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进行移动数据平台的搭建工作。对多普达来说,3C产品只算得上是移动应用生态链中的一个节点,3C产品要想获得更好的发展,还必须依赖整个移动应用平台的成熟,这个平台越大、越开放,3C就能发展得更好。而整个移动应用平台的成熟,不仅要靠运营商的参与,还要有成千上万的内容提供商和终端设备提供商等其他方面的努力才行。

  杨兴平说,“大家都来做,才有可能把这件事情做大”。

  3C是开始熟了,但整个环境还有待成熟。

  一款真正的3C产品

  胡延平:今年年初,多普达预计这款产品6月份就可以上市,而9月份,这款产品才真正推向市场,比预计的时间要晚几个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时间的延期?

  杨兴平:当时遇到了一个上网的问题,比如说,我用上海的SIM卡,到别的地方去上网就不行了,我们是等到这个问题解决了,才把产品推向市场。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另外一方面,我们渠道的建立需要时间,原来我们的重点是4个省市,后来扩展到12个。所以上市的时间就比原来晚了。

  胡延平:就市场表现来看,你觉得跟预期相比,实际情况要好一些,还是差一些?

  杨兴平:我的预期要远远低于实际的销售情况。

  胡延平:我对你们产品的预期跟现在的市场情况是一样的。

  杨兴平:我是怕我们本身太乐观,像你们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问题,可能看得更清楚一点。我觉得,第一个月在没有太大的市场投入之前,如果能卖到五千台就不错了,实际上卖了一万台。

  胡延平:仅仅看价格,我觉得这款产品比一般的产品要高一些,但从市场的反应来看,我认为市场实际的接受能力还可以。

  杨兴平:我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有些人预计的价格比这要低,相当一部分人把它当成了PDA手机,PDA跟Pocket
PC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如果是PDA的手机,定价一般在五千、六千。但是我们这个是Pocket
PC,是电脑手机,有些媒体说是Windows手机,我觉得说电脑手机更贴切一些,实际上它是电脑。它不光是硬件,还有各种各样的应用,可以随时更换各种软件,随时随地安装几千个软件。这一点在手机也好,在PDA也好,却没办法体现出来。

  胡延平:现在是一个好的开端,如果你对这款产品的生命周期做个预计的话,比如说,未来的三五个月,未来一年、两年,从目前的销售形式来看,你觉得以后会有一个什么样的趋势?

  杨兴平:我对未来的三个月还是非常看好的,三个月之内不会有强势的竞争对手。三个月以后,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移动的网络系统是不是很完善。如果这个做好了的话,先前购买我们产品的人就会尝试着去上网,可以下载很多东西,觉得很好,他们就会一传十、十传百,这就会产生一种连锁或裂变效应。这样,就有更多的终端提供商进来,加速他们投放市场的力度。还有成千上万个内容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也进来。像你所说的,移动应用,其实是运营商和提供商的合作。

  我们现在担心的并不是更多的竞争对手,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能不能有更多的终端,更多的内容提供商,通过各方努力搭建一个标准的统一平台,共造一个更健康的生态环境,这样大家才能共生、共存,取得更好的发展,这一点是最主要的。

  胡延平:这个产品上市以后,大家反应都非常好,这是为什么,反映了市场一种什么样的变化情况?

  杨兴平:产品的卖点被很多人认可,是因为它的多媒体的功能,你可以看Video,可以听音乐,可以移动办公等等;也有很多时尚因素,可以摆在任何的地方跟任何的产品竞争。像信息产业部的有些领导,给我们产品的评价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3C产品。业界懂这行的,基本上都很认同这个产品。

  胡延平:可不可以这样评价这款产品,这款产品意味着,3C也好,你讲的无线网络也好,真正开始走向成熟,原来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些萌芽的东西,有很多所谓的3C产品是靠政府去推动的,或者是靠厂商去炒作,而这款产品却真正是靠市场去推动的。

  杨兴平: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过去几年一直做不起来,实际上我觉得有一个误区:那就是想用传统语音的终端来做数据业务。但数据和语音确实是不同的,数据业务需要强大的多媒体处理功能,而手机是用来打电话,所以这款产品的出现,它的核心功能是电脑,而不是手机,但它必须又要有通讯的功能。从根本上去改变移动终端处理数据的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你、包括业界的评价是不过分的。

  胡延平:从这个产品技术本身来讲,据我了解,其实还存在有待成熟的地方,听说,你们打算后续还推出一些新的产品,比如,针对女士的,或者针对更高端的市场。从Intel公司,我们也了解到,3C产品这方面,下阶段他们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从你的观察来看,下阶段会有什么样变化?

  杨兴平:现在,我们的产品有两个主要的芯片,有Intel的芯片,也有TI(德州仪器)的芯片,这两个芯片之间的沟通会产生一些问题。如果这两个产品之间能合二为一,变成一颗芯是最好的,这样,功耗就会大大降低。我觉得这是这款产品现在很重要的一个缺陷,如果电池待机时间更长的话,我觉得会对用户更方便。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最紧迫去改进的。

  胡延平:产品都有一个成本结构,这个产品的成本结构是怎样的?Intel占多少?微软占多少?其他的占多少?

  杨兴平:我还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应该说,微软和Intel占的成本都是很大的,另外还有LCD占的成本也是比较大的,还有TI的芯片,这四个部分的成本都是比较大的。我相信随着我们产量的增长,这四块的成本会随之下降。虽然这款产品采用了世界上最好的技术和产品,但我觉得还可以融入更多的功能,像数码照相机、蓝牙技术等。从外观上,我们也可以做一些改进。

  胡延平:说它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3C产品,是因为它是目前最新、最高端的终端,它可能会成为未来手机的雏形,再过几年,相关的一些产品,都会具备这些功能。那个时候,随着相关产品的成熟、技术的成熟、制造业的成熟,现在的高端产品或许会变成未来中低端的产品,从这个层次来讲,未来三五年内这款产品的价格会有什么样的改变?

  杨兴平:我觉得到2000块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到三千、四千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中国的市场,三千到四千的消费,很多人都能接受。对我们公司来说,我们的研发,都是把我们的产品定位在高端上,因为我们觉得低端的市场不是我们的强项。低端的产品,就是靠大批量去卖,大批量是他们优势的地方。我们的卖点却是创新。

  产业的成熟需要大家去做

  胡延平:原来的产品在上市之前,大家对技术标准、GPRS、移动企业之间的联盟这类东西谈得很多,现在你的产品好卖了,对你们来说,这些因素还是不是很重要。

  杨兴平:仍然很重要,因为前面一批用户,不管后面做不做,他们都要来买。但是对一些理性消费的用户来说,后面的平台、服务必须做好。我刚从中国移动总部那边过来,我来就是为了探讨后面的平台怎么搭,增值业务怎么上,包括计费系统怎么做等问题,我们也会对技术系统的开发商提一些要求,现在的收费根据流量收费,以后不光是流量,针对不同的用户,在不同的时间段,用不同的业务,收费也是不一样的。这样才能鼓励大量的内容提供商和服务提供商来做。从根本上说,必须要让大家都能赚钱。像前不久,张朝阳到我们那儿去,跟我谈这个问题,说在中国移动那边,一定要我把这些话说到位。移动做不到这点的话,他是没有太大的动力去做这项工作的。其实,大家都很重视这一块,因为这个市场不仅可以带来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很具有市场潜力。目前从根本上要解决的问题是收费系统和计费系统。这一点必须要完善,移动也非常重视这一块。过去我认为移动把这个问题想象得过于简单了一些,这也不是移动的问题,过去的系统是语音计费,简单很多。数据业务刚刚开始,计费系统不可能一下子做得很完善。

  胡延平:看来,计费系统是一个瓶颈。你一直做这个领域,现在回过头来看的话,你觉得中国这几年的移动应用领域的生态链,移动计算也好,移动通讯也好,在这两三年的时间内会不会有一些本质的改变?

  杨兴平:在中国的话,到目前为止,情况不是很理想,在国外,绝大多数也不是很理想。除了日本,韩国这几年也不错。日本的DOCOMO
SERVICE,一下带动了五六千家的内容提供商,这五六千家是经过认证了的,还有没认证的,更多。中国要复制DOCOMO是不可能的,但是中国要发展数据业务却是可能的。从模式来讲,可以借鉴日本,但是不能完全照搬。我觉得有一个很基本的问题要解决,那就是大家要共享这个利润,而不能只有一家独吞利润。我不是说中国的运营商,全世界的运营商以前都没有想到过要跟别人分成,他没有这个概念。语音他可以独霸,但是数据业务上却不可能,因为语音业务一旦把设备和基站建好以后,投入大,他可以通吃,但是数据业务,搭平台是靠运营商来做,但相当一部分靠软件厂商来做,还要有成千上万的内容提供商来支持。所以利益共享就变成了问题的关键。其实我们国家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从根本改变了过去独家去做的局面。但是这个利润怎么分成,还没有考虑得很完善。这一点DOCOMO做得最好。因为这一点,DOCOMO用短短六七年的时间,做成了世界一流的电信营运商。 

  胡延平:DOCOMO成功后,想把它的触角向世界各地延伸,比如它购买了美国AT&T无线业务19%的股份,欧洲KTM公司20%的股份…..最近,听说它正在积极准备进军中国的市场。

  杨兴平:对,但是DOCOMO的投资是很失败的。他在美国投了100多亿美金,但是效果很不理想。这个公司要在美国做起来,必须要把美国的文化、环境了解很清楚才行,但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另外,美国有很多家的电信运营商,他们的网络系统是不一样的,不像中国只有GSM或CDMA,美国有五六种标准,做成一家,也只有一两千万的用户,没有办法规模化。而中国一下子就有几千万、上亿的用户。他目前想进入中国市场,而中国的网络系统跟他的网络系统却完全不一样,他能够进入中国市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中国很快进入3G时代,但是中国不可能很快进入3G时代。过去一两年对3G是观望,但是现在大家看到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欧洲最先热衷搞3G,但是他们退回来了,中国就不太可能搞了。这当然是我的观点,这样一来,DOCOMO进入中国的可能性就不是很大了。

  中国发展数据业务,还是要靠本土的企业,这样就给本土的小企业带来了一种希望和机会。

  胡延平:中国移动应用这个产业的生态链,除了像你所说的,计费系统是个瓶颈,另外,你也讲到,运营商和各种各样的服务提供商之间的分工合作还有待进一步完善,除此之外,你觉得还存在哪些方面的问题?

  杨兴平:终端也是一个瓶颈。但是我觉得我们产品的推出,对终端的改善会有一定的帮助。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让人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希望。

  胡延平:国内数据通讯市场的成熟,你估计还要多长的时间?

  杨兴平:我感觉恐怕要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为什么需要这么长的时间,这还要取决于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的努力。对消费者来说,只要有好的东西,他们都愿意尝试。像傻瓜相机大家都愿意用,我们这种终端产品必须要做得非常简单,大家也才愿意去用。

  胡延平:我是这么看待语音和数据这两个问题的,对普通的消费者来说,他有一个手持终端,对这个消费者来说,语音业务可能还是根本,而数据业务是叶,最后,根和叶还是一个一体的关系。消费者为什么会买这个终端,首先是要打电话,然后才有其他的需求。

  杨兴平: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卖出这么大的量的原因,比IPAQ一年卖的量还要多,就是因为我们产品非常方便。从这一点来讲,谁把握了快速的市场节奏,也就是抓住了根本。语音到数据的转变,不是一年两年能实现的,恐怕得三年五年,甚至十年,日本也花了五年的时间,中国要花更长的时间。

  胡延平:在中国发展手持终端业务,会面临取得许可证和定点生产的问题,下一阶段,与独立运营商之间的关系,你有什么样的打算?

  杨兴平:与运营商之间,像移动、联通,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做服务是没有问题的,这是可以做的。入网一定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定点生产上,现在还没有放开,据我所知,他们迟早要放开的,要自由地进入市场竞争。进入WTO之后,我们相信会逐渐放开,但是现在还不行,现在我们还是要与CEC(中国电子)一起合作,以后这方面一定会开放。但是,我们进入国际市场,却从来没有遭到限制,入网必须要严格测试,但是定点生产是没有限制的。

  成为国际型的企业

  胡延平:你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打算,未来的几年,把多普达做成一个什么样的规模,在数据产业市场中,让多普达处于一种什么样的位置。

  杨兴平:当然有打算,我会投入很大的费用做标准。我们认为一流的企业是有标准的企业。现在的标准就是围绕整个业务平台的搭建,这个标准不是我们一家来制定,但是我们却是一个很积极的推动者和创造者。我们不仅要立足本土化,还要放眼全球。如果我们能成功的话,我们希望能成为国际型的企业。

  说心里话,我自己回来,如果只是单纯做一个中国企业的话,对我来讲不太有信心,我还是希望通过一个比较好的理念,在国内做成功以后变成一个国际型企业。过去几年,我经常回国,我一直在看国内企业的发展,发现目前进入国际市场的还不是太多。而中国在经济上要想跟美国和日本相提并论的话,必须有相当一部分企业占领国际市场。从我个人来讲,我们要做成占领美国、占领欧洲市场的企业。

  胡延平:手机市场永远存在高端、中端和低端的产品,构成了金字塔式的产业结构。

  杨兴平:是这样的,我们会占据高端,品牌形象出来了,我们会向中间扩展。

  胡延平:对定位在这个市场的其它产品,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杨兴平: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们这个产品虽然有一个好的开头,但是后面能不能做得更好,还得取决于我们国家的运营商,目前我们的主要工作是把移动平台搭建好。平台建好了,后面怎么做就很简单了,但这个平台必须得到大家的公认,而不是某家去独占的东西,如果是独占的东西,就不会得到大家的支持。后期在平台搭建和服务这块,我们会投入更多的重视。但我们希望运营商去主导这个市场,而不是由我们这些终端设备提供商去主导。运营商号召的话,各个方面都会比较认可,都能接受。现在在技术方面我们虽然走在前面一点,但是以后要做的话,一定要开放,越开放越好,大家都来做,才能把这件事情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