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8-02

  王培松:海信信息产业集团副总裁

  2001/06/21

  不能挣脱国有机制的制约一直是海信IT产业发展的瓶颈,于是,整合成立IT集团,通过灵活运作来实现从市场到资本的全线突破,将成为海信寻求产业升级的关键一着。企业文化正统含蓄的海信,也许到了该张扬个性的时候了。

  战略

  逐渐大家听到的关于海信的消息就不局限于我们又发布了什么新产品,可能更多的是关于市场运作和资本运作方面的信息

  胡延平:海信即将组建信息产业集团,这个计划与海信整体的发展战略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在组建集团过程中海信重点考虑的是哪几个方面的问题?

  王培松:海信发展IT产业最大的缺陷就是我们的资源没有共享,这是我们计划组建IT产业集团最主要的考虑。最迟六月底,海信IT集团就将成立,我们准备将研发和市场这两块搬到北京上地来,搬到真正的IT前沿阵地上来。逐渐大家听到的关于海信的消息,就不局限于我们又发布了什么新产品,可能更多的是关于市场运作和资本运作方面的信息。海信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国有公司,国有公司在传统家电领域可能感受不到国有机制对产业发展的制约。当我们发展IT业的时候,就发现有许多需要灵活运作的方式,包括一些决策过程,国有机制确确实实跟不上。因此从实事求是出发,海信决定建立IT产业集团,这个计划已经经过了多方面的验证。建立集团以后,我们就可以对海信的资源进行一些整合。使海信的长项得到发挥,资本市场和产品市场的联动作用会更显著。今后一个阶段,我们某些板块上市、买壳,以及与国际上一些大公司合作,一系列的动作都会陆续推出,目标是对我们现有的三家IT公司进行整合。如果海信还抱着现有几家IT公司的话,每年是会有发展,但会受到多方面的制约。IT集团还有一个非常大的优势,它就象防火墙一样,能够隔断国有机制下必然发生的运作缓慢和决策过程中的不合理现象,为海信的发展解决很多问题。

  胡延平:这次海信成立IT集团,海信的高层领导亲自运作,而且海信还提出了“无限沟通”的世纪战略,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整个集团层面上包括家电业也会向IT这个方向转?另外未来的IT集团会不会还有一些扩张的打算?因为在我的印象中,您以前说过海信和一些美国公司合作的事。王培松:现在海信的主业还是三大块,家电,通讯,计算机。但是海信最大的长处仍然是家电,即使在目前的国有机制下,我们还是下决心要把家电业做大。在六月十八号的青岛国际家电博览会上,海信会推出一些新的家电产品,包括以前未涉足过的白色家电,这会令中国家电业市场产生不小的波动。海信决心把家电产品线越做越长,越做越宽。至于IT业,首先我们要把现有的三块做好,但我们不会仅仅局限于这三块,以后在整合和服务上,海信肯定会进入其他IT领域,但有一点我要强调,海信永远不会去赶时髦,只有看准一个项目有钱可赚的时候,我们才会去做。至少在目前,在我们还没有很大影响力的时候,还是要务实一点。

  胡延平:您刚才讲了海信IT产业集团成立后在资本和体制方面的一些安排,那么在业务这一块,下一阶段海信的产品策略,市场运作以及与其他公司的合作会有些什么样的安排?

  王培松:还是要分几步走,关键是资源共享的问题。今年海信年会确定了几个工作重点,一个是IT集团的整合,第二是改制,第三是运作模式的转变。海信首先要把业务继续做大,在这个基础上再考虑怎样对运作模式作一些改变,逐步从卖产品转向卖服务。IT集团成立以后,我们在整合的思路上会有一个越来越清晰的主线,既要适合国情,也要适合公司的实际情况和我们掌握的资源。我们会专注于自己能做好的那块市场,在自己的优势领域中打出一片天地。作为一个家电公司,我们和其他PC厂商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在内部管理上,包括质量管理等等;第二个优势在终端市场的维护,我们有一大批深谙中国市场规律的技术人员和营销人员;第三是我们品牌的优势,以及相对比较先进的观念。现在我们和一些公司包括一些国外的企业也在洽谈一些合作项目,进展很顺利,我们希望引进一些重要的合作项目,将海信IT这一块整合起来。我们也会通过资本市场和产品市场联动的手段,使我们的PC产量和销售量能够更上一层楼。

  胡延平:海信的企业文化一向不太张扬,但您今天提到海信要成为信息家电标准的制定者,您能否解释一下?

  王培松:信息产业一个大的趋势是,市场正在推动传统家电业向这个方向靠,海信的目标是要成为信息家电标准的制定者,我们已经是国家863项目家电信息化标准的制定者之一。海信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在信息家电这块海信就是应该成为一个先导者,而不是跟进者,海信有资格、有能力创造一些比较超前的概念。今后我们不是仅仅在某些单个项目上推出一些尖端的技术,而是要把家电和PC的技术资源进行充分的整合。

  管理

  海信IT集团的整合完成后,部门之间的分工会更细、更明确我们希望在发展IT方面能够跑出去,有一个大的发展思路

  胡延平:现在海信有网络科技、数码科技、计算机公司三块IT公司,如果将来整合在一起,他们三者之间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

  王培松:应该说海信IT集团的整合完成后,与现在的框架相比,大家也许会觉得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在实质上它的变化很大。经过这样一系列运作,就能使公司内部一些业务能力特别强的人将精力放在业务上,而另外一些人力则会被拿出来放到资本市场以及一些合作项目的运作上,到那时部门之间的分工会更细、更明确。第二我们还是想分几步走,并不是一步就完全到位。现在我们的三个公司相对来说都比较弱小,这个整合至少要用一两年的时间。前段时间我在北京和几个券商进行了接触,他们对我们一些软件的概念非常看好,并且和我们一起探讨了一系列方案,包括怎样借壳,怎样运作,怎样通过这些运作将海信其他市场带动起来,把海信的产品打出去。这些方案将在IT集团成立的时候正式公布。

  胡延平:海信IT集团在股份的构成上,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以内部员工持股为中心呢?还是以外部持股为主?

  王培松:海信IT集团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是股份制企业,而且会逐步减小国有股的成分,对于这一点,董事会已经形成了共识。股份构成主要分为三大块,一块是海信集团,第二块由个人股份构成,第三块由很多的投资基金构成。现在我们已经接触了几个比较大的基金公司,他们对投资海信IT集团很感兴趣。

  胡延平:刚才您提到海信要做大,到底要做多大?有没有一个具体的量化概念?另外您提到集团分三步走的策略,就是整合、改制,然后再进行运作模式上的转变,这里面会遇到很大的管理改革上的压力,海信如何应对这种压力?

  王培松:海信的目标是三年内在整个信息家电领域做到国内市场占有率的前两名,这个领域是包括PC在内的。至于压力现在主要是怕做不好的压力,人事上的障碍已经清除了,在内部管理上我们正在作相应的调整。我们希望在发展IT方面能够跑出去,有一个大的发展思路。大家最近也看见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上,我们的数码科技做完了,网络科技又天天开始做,我希望在今年中国的媒体上,关于海信的声音会更多一些。

1996-2000

 

  比尔·盖茨抢拔中国信息家电市场头筹

  真实目的在于控制袖珍信息装置这一新兴市场

  微软是一家企业,来中国的根本目的是赚钱

  此举对中国信息产业影响是好是坏还难以预料

 

  “女士们,先生们。”比尔·盖茨说。时间是3月10日,深圳。台下有上千名来自中国各地的计算机和家电厂商、独立软件开发商、互联网服务商、互联网内容供应商、近百名记者和他们的闪光灯。

  “今天早上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谈一谈微软与中国领先的合作伙伴们推出的一个新项目———维纳斯”,他又说。

  “比尔·盖茨将维纳斯带给中国人”,这是盖茨深圳之行的活动之题。维纳斯,爱与美的女神。微软的维纳斯是个什么?盖茨做了现场演示:这是一种以微软的另一个操作系统WindowsCE为核心的预制软件平台,Windows
CE被固化到芯片之中以硬件的形式存在,这一硬件技术与VCD、学习机、电视机、置顶盒、键盘甚至遥控器形成不同的技术组合,可以完成教育、上网、娱乐乃至基本的文字处理等多种功能。

  微软的人说这是计算机技术与家电产品相融合的产物。联想、四通津滨、海尔、步步高、裕兴等国内电脑、电视、VCD、学习机等不同领域的巨头,其领导此刻也云集深圳,他们将分享这一计划的不同部分。

  盖茨此次中国之行,国内媒体纷纷给予充满友好、热情、感激甚至崇拜的报道,微软的这个产品被说成是送给中国人的一份“贺岁大礼”,包括参会企业们似乎也都忘了,微软其实是一家企业,来中国的根本目的是赚钱。倒是有一家外电说得比较清楚:中国信息化家电市场被盖茨慧眼拾得。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家电市场:3.17亿台电视(家庭普及率90%),4000万台录像、光碟机,近2
000万台学习机,电话普及率达25%,城市则超过50%。

  国内大厂商对家电信息化或信息家电市场问题已经喊了很久,但迟迟不见大的动作。如今被微软突然拔了头筹。

  信息家电市场,一个全新的领域。固化为硬件的WindowsCE不可能被盗版,生产厂家每生产一套产品,就必须向微软交一笔钱。微软目前在掌上电脑中抽取的许可费据说是26美元。

  “微软的原则是‘专业化’,我们只提供软件”。盖茨说,微软只挣软件的钱。但分析家们把这句话做了转换:微软有微软的目的。

  微软试图通过WindowsCE的出击,拿下袖珍电脑、掌上电脑、PDA、置顶盒以及包括各种信息化家电产品在内的下一代袖珍信息装置市场,继PC平台、网络操作系统之后,把持信息装置的操作平台。信息产业国际化程度之高乃各产业之最,微软在操作系统及其它软件领域内的垄断实际上是带有全球性的。中国市场也不例外,反观WindowsC
E的出击,微软的野心在中国甚至要大于在美国本土。微型信息装置的操作平台领域整体而言微软并不处于优势,3com和索尼等公司的产品相对更为领先。微软自己的人也曾承认,WindowsCE在技术上并不是很复杂。国内舆论因此曾经说:中国那么多学计算机的难道就弄不出个比CE强的东西来?据悉,中国科学院有关研究机构将有同类嵌入式操作系统推出。

  一位电脑界人士说,中国应该吸取VCD的教训,一家外国公司几乎垄断了芯片的供应,使它一度得意忘形想主导中国国家标准制定进程,类似WindowsCE的操作平台的技术特点虽然并不能有很强的排它性,但从目前看包括接口在内的相关标准的制定迫在眉睫。不能让外商插足甚至以“既成事实”强行压倒我国主权的事发生。标准之争利益更大。

  对中国国内的非微软团队的制造商而言,维纳斯的出现将对它们未来的生存空间构成强大挤压,但一位分析家看得更远:“微软想在各厂商觉醒之前一举平定并控制袖珍信息装置这一中国新一代产业的操作平台。”这位名叫方兴东的撰稿人对记者重复了他此前刚刚说过的一句话:“3月10日,中国IT(信息科技)产业应该永远记住这个日子。这一天发生的蕴含的意义,可能将直接维系到中国行业未来长远的命运。”

  与5年前视窗95中文版进入中国市场前夕的情形比,盖茨这次所遇到的不是抗争,而是空前一致的夹道相迎。几乎听不到其它声音。(胡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