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3-03

睁着眼睛说瞎话,以及Blog、internet是动词
——Web2.0下的网路生态观察-开篇语

   

   2005年6月份以来,把很多时间放在了国内外互联网创新、发展的跟踪研究上,所以几乎每天都能够接触到许许多多新的技术、商业题材,接触到星星点点浮现出来的许许多多很有趣的新网站、新网企,许许多多年轻、充满激情与活力的创业者,和这些新的面孔沟通交流,能够让你时时刻刻感觉到互联网的每一天都是年轻的,每一天都是新的。网络丛林的生态系统充满前所未有的生机和活力,空气是新鲜的,土壤是湿润的,水分是充足的,阳光是明媚的,各种各样的新生代动植物在生命的乐园里或来回奔跑、或破土而出、或绿意盎然,它们的存在与那些已经生长了很多年的远古代、中生代动植物的存在相映成趣。
   这样的生态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网络丛林不应该是过于简单、只为已存在者而存在的生态系统,因为那样的生态系统不仅没有进化,可能反倒会有退化。互联网是一个年轻、幼稚的小生态,这个小生态的很多组分目前尚处于从单细胞向多细胞裂变的发展阶段,未来充满无限的发展空间和多变的可能。
   所以,新生代的各种各样的生命体的出现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因为它们的出现,使得互联网的生态系统的裂变、发展、创新、多变成为可能。这些已经浮现的生命体不一定代表未来,但是孕育、创造着未来。它们不一定都能够成为庞然大物,但是它们当中一定蕴涵着互联网的The next big thing。网络生态里面的生命体,不一定都是庞然大物,也决不应该都是庞然大物。所以,今后我们应该放弃大这个单向度的标准,放弃把融资、上市、盈利作为互联网业的主要参照系。网络生态里面的很多个人化参与的个体,许许多多创新发展,它们作为微内容也好,微应用也好,自主参与自组织的一个个非常微小的主体也好,与资本无关,与企业无关,与商业无关,与生命形态的多样化存在与发展有关。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关注占绝大多数的微小个体的微妙嬗变,比关注只属于极少数的那些庞然大物的闪展腾挪更加重要。
   还是那句老话,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所以,说到这里,作为其中的一个相对的生命范畴,Web2.0的很多技术和应用已经存在了,它们的创新与发展正在给互联网带来很多非常有趣的变化。奇怪的是到现在还有人否认这样一种已经存在的存在。而与此同时,那些已经认可Web2.0存在的人当中又有人说Web2.0是一种炒作,或者是一种泡沫。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是什么?现如今,感觉博客、RSS、网摘、播客等新领域的发展作为子系统与母系统——整个互联网在1994-2004年走过的路何其相似,包括在舆论那里的起起落落的待遇何其相似。
   不过,言论是自由的,在语言暴力成为互联网上最popular的popular的今天,在互联网上的意识形态已经混乱颠倒到了连“恶搞加胡搞”都有人站出来投票而且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投票的结果竟然是恶搞可以胡搞不行的今天,睁着眼睛说瞎话已经是一种非常内敛的表达。而且,既然今天无论谁说什么都可以,那么大家也可以说我的这些观点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自由,都行。睁着眼睛说瞎话,是Web2.0下各种主题相互争议的普遍观点和常用姿态。
   言归正传,1998年的时候,我刚刚学会用Frontpage,同时会用一点点Dreamever,于是自己动手做了一个很小很小用来自娱自乐的网站,这个网站的名字就叫“网络生态”,这样一个小小的网站,就是对互联网生态的某种体验和个人化的观察。域名好象就是在ecosystem前面加了一个i还是什么字母来着,时间过去很久了,自己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是自己写,自己提交,自己编辑,把链接发给朋友看,那时侯的我,还有约过来在上面写分析、评论的朋友,算不算是那个时候的Bloger呢?不知道。
   2006年年初的时候,我被新浪Blog了。新浪科技的朋友为我建了一个Blog,过去的专栏开始逐步的向Blog里面迁转。昨天我的专栏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我自己提交了第一篇博文:《捡起市场硬币的另外一面:关于建立IT市场合理保护机制的六点建议》。因此,正式成为一名Bloger。过去是自己写,转给新浪的编辑提交,以后自己需要更加的主动。虽然一直都是网路生态的生态观察,但是观察者需要把自己的Blog也当成网路生态的一个小生命体来培育,不以微小(微内容之小)而不为,不以博大(博客网站之大)而为之。
   Blog是一个动词,internet也是一个动词,既是vi,也是vt,我个人一直是这么希望的。一方面自己动,网路生态不断扩展、进化,孕育更多的生命体,让我们对这种新技术带来的新形态日益刮目相看。另一方面,网络的发展使得更多的外部生命体成为网路生态的内部生命体,网路生态与整个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彼此充分的交融在一起。历史的变迁过程就是这么发生的。如果说我们希望很多事情有所改变的话,这些改变就是这么发生的。
所以,你是不是也觉得Blog和internet作为动词的确更加有趣?

2006-03-02

捡起市场硬币的另外一面——关于建立IT市场合理保护机制的6点建议


  提要:保护本土企业、本国市场并不等于是闭关自守,也并不是市场化进程的倒退,而是开放时代的竞争规则、博弈法则的应有之义,是市场硬币的另外一面。
  就IT领域的发展而言,中国IT产业至今依然是跨国企业主导的天下。日系、美系、欧系企业不仅占据市场优势地位,把持着各种技术、应用标准,而且作为院外利益集团对产业市场的走向发挥着非常显著的影响力。英特尔幕后操纵相关国际组织和美国政府对WAPI的封杀,曾经让我们感受到的是这些利益集团的有恃无恐。3G国家标准颁布以及发牌信息公开前后,非TD-SCDMA阵营对TD-SCDMA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各种手段的打压以及在各个正面、侧面所进行的试图操纵决策努力,让我们看到的则是这些利益集团既肆无忌惮又心存畏惧的丑陋表演。近日,笔者在《3G博弈第二阶段:坚决将利益斗争进行到底》里面提出,在3G实施阶段政府决策及运营商方面应该赤裸裸的站出来保护中国自己的企业,保护民族产业自己的利益,并且不断努力使这种利益不断最大化。3G在中国的实施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维护民族产业经济的利益。在这方面,一些学者、研究机构、国内企业被俘获了,而政府决策没有被俘获,此乃幸事。在日前发表的《在兴盛中衰亡》这篇分析评论当中,笔者进一步提出,中国信息产业市场应该反思过度开放等问题,将合理限制外企保护内企须提上议事日程。
  在此,笔者进一步提出思考已久、酝酿已久的几点建议,作为信息产业发展领域过去以来对外开放、国际化竞争合作当中存在的一些问题的修正,这些建议整理起来,就是《关于建立IT市场合理保护机制的6点建议》:
  1.建立重要外企市场准入的专项评估组织,建立比较系统的核准、监测机制。
对于具有全局影响力的大型外资企业的市场准入或者新业务的市场准入进行国家级的资格及影响评估,建立专门机构进行对其市场扩张行为进行监测和合理限定,这方面尤其是互联网发展领域内的强势跨国企业近年以来的动向值得关注;
  2.建立外资对中国重要企业投资、并购、重组等合作项目的专项评估组织,建立比较系统的核准、监测机制。
联想收购IBM PC遭遇的审查并不是一个特例,对涉及本国重要企业的重大并购项目进行评估与核准是一项长期存在的机制。中国重要的电信、计算机、软件、互联网企业的重大涉外资本合作项目,尤其是被并购,应该经过适当的影响评估与核准。
  3.建立外企在中国市场的垄断、不正当竞争、倾销等市场行为的监测、调查、审议和处理机制。
对英特尔、微软、思科、高通、戴尔、IBM、HP、Google、雅虎、摩托罗拉、东芝、索尼、佳能等美系、日系、欧系企业尤其要进行预先评估。
  4.建立外企在中国市场涉及安全问题的强制性技术、产品、质量监测与评估核准机制,没有通过。
  对于涉及电信网络、计算机网络等关键应用领域的硬件、软件产品的提供商,强制性要求其公开相关技术信息并要求其解决相关的安全问题,尤其是路由器、交换机、服务器、操作系统、安全软件等产品和服务的提供商。
  5.建立各种国际新标准及相关产品服务在中国境内实施、推广的评估、核准机制,建立鼓励本土企业发展相关技术标准,进行自主创新的培育、保护和发展机制。
  6.建立中国计算机、通信、互联网企业在海外市场进行业务拓展所需要的引导、支持等只有相关组织才能够出面实施的后援工作的服务机制,对涉及中国企业被制裁之类的经济矛盾事件进行市场预研、应急处理。
  保护本土企业、本国市场并不等于是闭关自守,也并不是市场化进程的倒退,而是开放时代的竞争规则、博弈法则的应有之义,是市场硬币的另外一面。很多人可能已经注意到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就是联想收购IBM PC过程中对收购案进行审查的那个美国政府机构,以及收购案提出之际所遭到的美国政客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强烈反对。而中海油并购尤尼科铩羽而归前后,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众议院高票通过两项议案反对其收购,以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拖而不审,有意造成中石油被迫退场。那么,中国的CFIUS在哪里?可能有,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它的身影。而中国信息科技市场的CFIUS又在哪里?

2006-03-01

在兴盛中衰亡:反思过度开放,限制外企保护内企须提上日程


  笔者刚刚主导完成的《中国web2.0现状与趋势调查》显示,对于网民而言互联网已经成为最大的信息来源,在所有资讯阅读渠道当中,门户、搜索、专业网站、博客网站等加起来累计占资讯来源的比例达到将近70%。电视、纸媒早已经变得不再重要。而现如今,除了阅读网站记者编辑们制作的资讯,博客、网摘、论坛等正在成为非常重要的互动传播渠道。
  2006年初,对我触动最大的一篇文章就是通过网摘看到的,这是一篇日本《选择》月刊1月号刊登的文章,题为《中国国家昌盛而民族工业走向衰亡》。在此和大家探讨、分享一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查阅。文章之陈述与现实相比豪不夸张。
  文章称,中国经济在宏观上取得了成功和发展,但在微观上中国的民族企业发展开始达到了极限;中国企业只是关注使用外国技术,依靠低成本生产产品,而不是全力开发自主技术;中国企业之所以不能发挥独自性,这是因为中国现在的经济环境造成的。的确,中国有收购了IBM电脑部门的电脑大企业联想集团,有在日本也销售其商品的家电大企业海尔集团,也有生产的显像管和彩电居世界第一的TCL集团等。但是,如果冷静地看,其中许多企业只是维持着表面的繁荣和发展势头,而实际潜力不大。
  该文提示说:外资厂家从一开始就在中国市场扎满了根,发挥着技术和品牌的绝对优势,而中国企业只能通过效仿和低价格来与外资企业抗衡,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如果中国的民族企业在国内市场也被外资逼入困境,中国经济有可能被外资左右。
  最让笔者深深被触动的是,该文在中间指出:在日本的制造业从乡镇工厂向国内市场的霸主,以及向全球企业腾飞的时期,日本努力关闭国内市场,彻底限制外资的影响力。中国与日本实现了经济高速增长的50年代及60年代的情况不同,因为全球化,中国不得不在发展中国家也被迫开放市场的时代建立产业基础。正如中国2001年底加入世贸组织所表明的那样,中国加紧与世界市场一体化,而不是把保护国内企业放在首位。
  事实上,客观而言这篇文章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全新的发现,它也不是日方对中国所进行的战略诱导的某种表征。它只不过指出了一个在中国早就存在的问题。而令人感到非常震动的真正原因只不过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自己一直以来都麻木着,反倒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对此更加关切。1999年在北京青年报就职的时候,笔者曾经有过一篇评论:《对内开放比对外开放更重要》。现在看来,现状不仅没有任何改观,危机反倒有日益加重的倾向。
  现如今,我们看到外资在中国天马行空,处处受到追捧和奉迎。实际上,在中国的很多发展领域,尤其是地方省份、城市的官员所奉行的是超自由主义,这是让经济学领域的很多自由主义分子都感到意外的,外资在中国所享受的各种“最惠国”待遇,经常让中国自己的企业都感到望尘莫及。而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所遭受的种种制裁和驱撵,又时常让那些自由主义分子大跌眼睛。国际化并不是他们理解当中的那样一种没有国界、没有利益冲撞的经济自由化。脱离本土的国际化可能导致中国经济的空壳化危险。到了修正对外开放政策所蕴涵的过度开放这一极端因素的负面影响的时候了。中国到了迫切需要建立与WTO相平衡的国内市场、产业的合理保护机制的时候了。28年前我们需要的是开放,28年后的今天我们在开放的同时更需要强调保护。28年前的今天我们需要学习、模仿甚至复制,28年后的今天我们需要在学习的基础上实现更多的自主创新。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为了发展我们自己。中国经济无论是GDP还是进出口总额,很大程度上实际上是外资、合资企业的天下。经济空壳化是非常现实的一种危险(这方面有一个事例,所谓中国制造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外资制造)。警惕中国民营经济在外资、国资双重压制下进一步边缘化的发展倾向。

2006-02-28

3G博弈第二阶段:坚决将利益斗争进行到底


    3G牌照2006年发放的消息传出以来,关于3G的讨论纷纷掉转风向转入新的话题和新的阶段,归纳起来目前主要的主题有8个:
  1.牌照具体什么时候能够发放,是传说中的年中还是年底,发改委等其他机构的口头介入等会不会成为3G进度新的阻滞因素?
  2.传说中的运营商重组案是否将彻底放弃,如不进行企业重组会不会发生网络资源重组或者联合组网的情况,3G牌照最终将会发给那几家运营商?
  3.运营商各自采用的3G标准会不会在各种压力之下又产生新的变化,TD-SCDMA会不会一统天下?中国移动的W-CDMA会不会产生新的变局?
  4.是否应该采用基础网络建设与业务运营分离的做法,由独立的第三方建设TD-SCDMA基础网络,运营商只负责运营?
  5.独立组网还是混合组网?
  6.商用实验网的推进主体以及推进步骤如何协调一致?
  7.各方动作频频,实质利益争夺阶段如何把握相关建设资金带来的巨大商机?
  8.如何协调产业上下游力量建立3G应用平台、应用标准,推动具体业务细分发展?
  以上主题,尤其是第1、2、3、4、5、6项主题的出现既像是阶段性的分主题讨论,又多多少少包含着节外生枝的意思。而刚刚清晰起来的3G迷局,因为这些主题的出现,忽然又变得有一些迷雾重重的味道。看得出来,3G在中国的第二个博弈阶段,形势依旧复杂而又多变。每一个主题后面,既能看到新的面孔听到新的声音,也能看见第一阶段博弈过程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些身影,又影影绰绰地在四处闪动。
  在与第1、2、3、4、5、6项主题相关的讨论当中,我们从正面所感受到的更多是对民族产业利益的关注和支持,对资源协调、综合利用的学术化考虑,但是与此同时,在这些关注、支持、考虑所对应的主题的反面,我们更多深深感受到的是在第一个博弈阶段没有达到充分扼杀TD-SCDMA目的的各种3G力量,力图在新一轮3G博弈非常微妙的运动变化过程中通过事实上的机巧算计,达到第一阶段未曾达到的目的。
  TD-SCDMA这么一个在一年多以前被跨国势力及其买办、帮凶反复宣判死刑的中国的国际标准,如今就要活生生的开始建设和运营了。但是眼前的形势是,如果在第二个阶段政府决策把握不够精准、运营商作为最重要的实施主体更多从各自角度出发而不是协调行动的话,通过第一阶段博弈所形成的3G战略安排的很多成果将难以落实到位。在第一阶段博弈中未曾占据重要地位的3G力量,可能通过第二阶段的机巧博弈暗渡陈仓。在W-CDMA、TD-SCDMA以及CDMA2000可能并存的情况下,TD-SCDMA最终还是难以成为事实上的主导标准,甚至混合组网之后未来存在逐渐被消融的危险。3G之争,尘埃远未落定。
  所以,我们认为在3G博弈的第二阶段,需要加大宏观决策的管制、统筹力度。3G归根结底不是技术问题,不是标准问题,不是政治问题,而是一个利益问题。过去利益是3G博弈的唯一规则,利益是3G相关发展的主要动因,能否维护民族产业利益以及能否促进中国电信及互联网领域的改革与发展是评价3G相关决策科学程度的唯一标准。现在,在3G博弈的第二阶段,依旧如此。运营商的利益高于设备提供商的利益,产业利益高于运营商利益,而国家利益又高于产业利益。大唐是企业,高通也是企业。TD-SCDMA联盟是商业组织,W-CDMA以及CDMA2000的相关联盟也是商业组织。此时此刻,我们应该赤裸裸的站出来保护自己的企业,自己的利益,并且不断努力使这种利益不断最大化。3G牌照发放的时间表原则上应该以TD-SCDMA实验网的建设、运营的成熟程度为尺度,但是不宜推迟到明年。几大运营商都能够最大程度的向TD-SCDMA靠拢对于民族产业、国家利益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基础网络建设与运营相互分离是最理想化的设想,缺乏实施的可能。而TD-SCDMA联盟各方应该与运营商、终端企业、设备提供商、SP等展开深入合作,把基础业务、增殖业务的运营以及相关应用的拓展着力做好。以实际行动回答各方的支持与期待。